<form id="9hfhp"></form>
        
        

            <address id="9hfhp"></address>

            <address id="9hfhp"></address>

              <address id="9hfhp"></address>

              <address id="9hfhp"><nobr id="9hfhp"><nobr id="9hfhp"></nobr></nobr></address>

                    教育類刊物的數字轉型之路

                    來源: 網絡

                    廣告:阿里云新人專場

                    當今,數字出版已經成為世界出版業發展的方向和潮流。我國出版業也已進入了由傳統出版到數字出版的轉型期。據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發布的《2016-2017中國數字出版產業年度報告》顯示,2016年我國數字出版產業總收入為5720.85億元,比2000年的15.9億元增長了近360倍,數字出版產業的累積用戶規模達16.73億人。這樣的產業聚集效應可謂前無古人,后無來者。

                    不言而喻,數字出版已經成為傳媒業未來競爭的制高點,傳統紙媒必須在思想觀念、內容形式、營銷模式、技術手段等方面革故鼎新,緊緊抓住這個機遇和風口。

                    正視數字化轉型現實問題

                    教育報刊,數字化

                    教育類刊物數字化轉型之路前途光明,但道阻且長,絕非一朝一夕之功,更不能指望畢其功于一役。從近幾年的實際情況來看,多數報刊社在轉型上不同程度地面臨財力、人力、物力、觀念和技術等方面的問題,轉型步伐尚有提速空間。略為梳理,主要有以下幾點原因:

                    主體思路跑偏。數字傳媒是一種全新的出版概念,它不僅僅指直接在網上編輯出版內容,也不僅僅指把傳統印刷版的東西數字化,而是依托傳統的資源,用數字化這樣一個工具進行立體化傳播的方式,并將這種思維運用于版權、發行、支付平臺和線上線下具體的服務模式中。很多教育類刊物受思維定式的影響,在數字化轉型上還是采用既有的機制,有的僅僅把互聯網當作手段與工具,試圖用傳統媒體的里子披上互聯網媒體的外衣來達到數字轉型。有的采取采編融合的思路,以為通過數據融合與內容可視化就可以實現數字化轉型,甚至有的把互聯網媒體拉入到體制內,造成了其基本活力的降低和衰退,形成了“倒融合”的不利局面。

                    客觀條件制約。教育類刊物多集中在高校、出版集團和教育行政部門所辦的報刊社。從總量上來說,大多數該類報刊規模相對較小,經營項目單一,底子不厚。數字化對報刊的財力、人力、物力投入的要求較大,見效也慢,再加上教育類刊物業所面臨的一系列市場內外部環境的壓力,客觀上使得本來就很艱難的教育類刊物數字化進程變得愈加緩慢。

                    新型人才欠缺。數字化對于傳媒行業的編輯提出了新的要求。不僅要有良好的文字加工及策劃能力,還要對數字技術深入了解、準確捕捉數字化商機。因此,沒有融合發展人才的儲備,轉型便是空談。

                    盈利模式不成熟。教育類刊物數字化營銷模式不能套用傳統方式,目前,教育類刊物數字出版物的營銷主要還依靠傳統紙質出版物的網絡銷售、在線產品的銷售等,整體而言,其數字化盈利模式不夠清晰,盈利渠道不夠豐富,鮮見可持續的盈利途徑。此外,雖然我國的數字閱讀群體在快速擴大,但付費閱讀的觀念普及仍需時日,網上付費閱讀的消費市場也亟待進一步培育。這些基礎沒有夯實,教育類刊物的數字轉型之路依然不平坦。

                    正所謂通則不痛,痛則不通。數字轉型中的這些難點、痛點,其實也正是其疏通經絡、早日實現成功轉型的關鍵節點。

                    數字化思維轉變是必然

                    對教育類刊物而言,過去紙媒是主營業務,數字化新媒體業務是分支,而數字化轉型中,新媒體業務和紙媒業務不能再堅持這種“兩張皮”思維。真正的報網一體化,需要以全媒體思維整合傳統業務與新媒體業務,從根本上打通內容生產的經脈。在轉型過程中,傳統媒體不再僅僅作為紙媒的內容生產車間,而要定位于報社全媒體產品的生產商和全媒體用戶的運營商這個角色,堅持“內容為王”原則,讓內容與技術共舞,使各自優勢最大化發揮。

                    讀者變用戶,這是互聯網思維的核心。這種轉變意味著一個全媒體數字出版企業為用戶服務活動的開始,這種身份角色的改變將是顛覆性的、革命性的。在這種新型生態中,用戶將通過出版單位的各類互聯網終端與編輯進行互動,對內容作出反饋,生產者和用戶的交流源源不斷,推動閱讀內容不斷豐富和優化。

                    數字化新商業模式需建立

                    數字化產品形態多樣,使得成本不會隨著產品內容的增加而過分增加,運輸、存儲都較為簡單。媒體融合后的數字化還使得按需出版成為可能,節約了資源,節省了成本。因此,教輔報刊應當積極探索新形態、新載體,如網站、電子書包、點讀機、視頻學習機等。

                    構建數字化盈利模式要廣開思路,既要堅持做好內容供應商,持續開發面向學校、師生用戶的匯聚優質數字內容和教學服務的教育資源平臺產品,也要向教育信息化領域涉足,挖掘傳統報刊用戶的數字化增值服務需求,向付費下載、在線教育服務等領域尋求利潤增長點。舉例來說,近年來,得益于國家校校通、班班通、電子書包試點等教育信息化工程的推動,各地學校的信息化環境已初步搭建起來。那么,面向這些項目的數字出版產品,必然具有市場前景。

                    以《英語周報》為例,其積極整合內容資源,已打造出“三網兩微一端”的互聯網數字產品陣營。其中,“掌上周報”——“悅作業”客戶端,其主要功能為聽力練習、口語模擬、作文批改、智能閱卷,是以打造富媒體形式的《英語周報》為目標,依托優質內容,融合數字技術,從傳統紙質媒體的閱讀單一性轉變為含聽、說、讀、寫、練等多維度立體化的知識集成,極大豐富和充實了傳統紙質媒體。目前“悅作業”客戶端注冊用戶達350萬,通過智能評測積累數據,建立大數據庫,精準服務著《英語周報》的讀者。

                    打造數字化品牌是保障

                    隨著媒體融合的深入,內容資源、渠道資源、平臺資源等將進一步得到整合。必須認識到,教育類刊物數字化的新高地是要靠深入人心的品牌和經過實踐檢驗的質量才能攻占的。在教育類刊物數字化領域,品牌就是質量保證,就是三包認證。能在大浪淘沙中被廣大師生認可的,最終還是品牌報刊,這個鐵律在傳統出版模式中如此,在數字化浪潮下亦是如此。

                    在當前新課改和高考改革背景下,數字化教育類刊物將被廣泛應用在課堂內外,這是大勢所趨。傳統教育類刊物,應利用數字化提供的產品新形態、新平臺,以全新的形式、渠道和模式,在原有品牌基礎上完成轉身的嬗變,在繼承既有優秀紙媒基因的基礎上,吸取數字化精髓,創新出適合當代中國基礎教育的全新數字教育類刊物品牌形象。

                    事實上,教育類刊物的品牌化,也是數字化轉型的應有之義,這種轉型本身就是一場對傳統教育類刊物行業的重新洗牌。淘汰掉落后產能,讓實力雄厚的教育類刊物社去涉足數字出版行業,有助于解決我國教育類刊物行業目前存在的現實問題。這樣的優勝劣汰,最終會使優質資源進一步得到整合,形成教育類刊物行業的集團化、集約化、產業化的良性發展道路。

                    在這個過程中,誰能率先打造成一個優秀的數字化教育類刊物品牌形象,誰就能笑到最后。

                    一言以蔽之,將教育類刊物融入數字化的時代大潮之中,謀求報紙紙質版與數字版的共生共榮,是具有戰略意義的一次重大轉型。以改革的方式汲取新動力,以開放的姿態創造新業績,教育類刊物必將在歷史新征程中以斐然業績書寫新的輝煌,在互聯互通的數字生態中開創出新的天地。

                    廣告:阿里云ecs云老用戶專場

                    相關內容

                    編輯:Admin 時間:2018/5/31 15:24:48 閱覽:340   返回    
                    教育報刊,數字化
                    掃描關注53BK報刊官網
                    掃描關注閱速公司微信
                    激情性爱视频全集黄色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尚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