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9hfhp"></form>
        
        

            <address id="9hfhp"></address>

            <address id="9hfhp"></address>

              <address id="9hfhp"></address>

              <address id="9hfhp"><nobr id="9hfhp"><nobr id="9hfhp"></nobr></nobr></address>

                    數字化媒體時代報紙改版芻議-南方都市報為例

                    來源: 人民網

                    廣告:阿里云新人專場

                    報紙面臨的問題

                    今天報紙面臨的問題到底是什么?一名互聯網從業者最近斷言:最大的問題不是報紙內容有什么問題,而是大家不看報紙了。對于報媒工作者來說,這話相當刺激,令人不寒而栗。如果再好的改良依舊無人問津,那么一切努力確實就變得毫無意義了。

                    所以,現在我們首先需要確認的是:在不同介質的媒體競爭中,報紙會悉數暴斃出局嗎?改版的必要性還存在嗎?

                    21世紀早已進入第二個十年,業內均明顯感受到報紙衰退的信號,報紙的巔峰時代確實已經過去,但并非斷崖式衰落。我們并不認為報紙很快會全部消亡。我們可以遠眺一下在媒體變革方面走在更前沿的美國現狀如何。最近,美國PR公司inkhouse和調研公司GMI做了關于“美國人閱讀和分享新聞”的聯合調查。美國人的新聞源有哪些呢?73%的美國人從電視中獲取新聞資訊,然后依次是新聞網站(52%)、紙媒(36%)、廣播(25%)、社交媒體(23%)。

                    我們發現,盡管對互聯網的使用一直在增長,美國人從紙媒獲得新聞的比重仍不可小覷。

                    今年2月,南方都市報總經理陳朝華發表微博稱:“去年,南都報系逆勢飄紅,利潤1.4億多,同比增長15%。”在對紙媒的唱衰之聲中,這一信息在業界引起一片驚呼。中山大學傳播與設計學院副院長張志安教授對此評論說:過度吹捧新媒體、唱衰傳統媒體的觀點值得反思。可見,在移動互聯網時代,在媒體格局的洗牌過程中,無論是新媒體,還是傳統媒體,善于應對的強者只會更強。

                    退一步來說,即便報紙這一媒介形態最終會沉入蒼茫的歷史,它仍要經歷一個不短的過程。這個過程或會持續十幾年乃至幾十年。對都市類報媒而言,每個城市都將會有一些報紙因經營壓力越來越大而支撐不住,最終關門,但仍有一兩家因為能正確應對讀者的口味與市場的變化,得以堅持更長時間。換句話說,報媒競爭中,注定會有少數幾家因為更具市場價值,成為長距離競技的優勝者與長壽者,成為最后消失的“恐龍”。

                    如此看來,正像一個人,花樣年華已經過去,但走向暮年還有相當長的時期,還要經歷相當長的旅程。我們不能說:盛年已過,就不必好好經營自己了,就無需講究生活質量了,就固步自封,坐著等死吧。

                    所以,一方面,我們看到,盡管報紙產業已不屬于朝陽行業,但仍為讀者所需要,仍有旺盛的生命力,仍有必要精耕細作,適應當下,瞻望未來,不斷創新;另一方面,也要看到,報媒轉型是在有傳統盈利模式、還能賺錢的前提下開展的,所以要利用既有的經濟力、公信力和影響力馬不停蹄,加速前行。

                    改版的方向

                    不少都市類報媒都在謀求轉型和自我提升。數字化媒體咄咄逼人的沖擊和挑戰,是這一輪報媒紛紛改版的大背景。

                    南都也在醞釀新一輪改版,今年6月可望正式實施。具體如何操作,尚未有定論,但積極回應數字化媒體時代的挑戰,是題中之義。此時,像每一家都市類報媒一樣,南都必須面對如下的問題:如何實現報道的數字化、可視化?如何將傳統媒體的報道與移動互聯網對接?如何將互聯網產生的海量數據在傳統媒體新聞生產中進行挖掘再生產?

                    一系列迫在眉睫的難題需要逐一攻克。預計于6月發動的南都新一輪改版可能會有哪些舉措呢?筆者綜合各方信息,試做一預測。

                    其一,繼續深耕廣拓報紙賴以生存的基本盤。近一段時間,在以廣州、深圳為核心的珠三角地區,南都保持以地級市為覆蓋面的近10個讀本之外,又新創一批以廣深中心城區為覆蓋面的次一級讀本,如面向廣州核心商業圈珠江新城發行的社區報《CBD TIMES》,面向深圳南山區發行的《南山通》等。這些讀本與社區報深入基層,貼近地氣,服務民生,服務用戶。深耕之余,還需廣拓。相較而言,對珠三角之外的粵東、粵西、粵北,南都還關注不夠。在富饒的珠三角地區深度開發之后,到哪里尋找更廣闊的經營空間?順理成章,發力經營,開設珠三角之外的“粵東西北”版面或可提上議事日程。

                    其二,創新傳統媒體報道方式,強化核心產品和優勢產品。比如南都數年來堅持做高端報道,關注政治新聞,關注國家命運,塑造國家形象。優化調整后的A疊要聞版,還將增加深度閱讀的產品,比如調查類深度報道、政治新聞等。舉一個例子。習近平主席今年3月下旬對歐洲進行訪問。作為一家地方媒體,南都幾乎是史無前例地獲允隨團訪問。在人民日報、央視等央媒之外,一般只有鳳凰衛視才可能獲得采訪資格,但南都爭取到了機會,并發回大量報道,展示了新穎的新聞角度與報道形態。如《習近平想對歐洲說什么》、《歐洲59名人“被舉例”》等稿件或為一線觀察,或為數據統計,輕松可讀,很接地氣。南都改版后將會傾力打造此類新聞。

                    只有獨家原創內容更多,才能繼續保持和擴大自身的影響力,為報紙的經營提供支撐。

                    其三,數據可視化,是南都新聞正在發力并仍將繼續發力的方面。毫無疑問,報紙必須順應用戶閱讀方式、話語方式的轉變。隨著互聯網技術的發展,獲取數據的便捷性提高,基于數據挖掘基礎上的數據新聞可視化,成為新聞報道一個新利器。強調攝影圖片的使用,強化數據可視化,在近些年南都新聞版面上已有突出表現。“數據”版、“政據”版等以制圖與表格為主要特征的版面紛紛開張。鑒于制圖數量日益增加,南都制圖編輯的編制,在現有基礎上預計要增加一倍,視覺團隊的重要性進一步提升。剛剛結束頒獎的第9屆南都新聞報道獎,則增設了數據新聞報道獎,正是新聞品類變化的一個表征。

                    其四,與此相應,南都改版后,將更重視原創數據的挖掘與使用。有了微博、微信之后,許多重要動態消息傳播迅捷。如果報紙“炒冷飯”,再將這樣的碎片化信息原樣搬到報紙,只會讓讀者視報紙為“新聞博物館”,更加遠離報紙。對一些重要動態消息加以解讀,加以延伸,進行數據挖掘,提供增值服務,讀者可以看到動態新聞背后的東西,報紙就會成為必讀品,而不會被視為可有可無的雞肋。如果能發掘出新聞背后的邏輯,能分析和歸納出一些新的概念,報紙繼續掌控主流話語體系,也并非癡人說夢。

                    南都新一輪改版后,可能會設立一個政經深讀的版面。該版所依托的重要資源之一是南方報業傳媒集團旗下的凱迪網絡與南方輿情研究院。凱迪網絡已發展成為中國最具影響力的 “意見領袖”社區之一。其王牌板塊“貓眼看人”連續6年位居國內最熱門論壇板塊前2名。而今,隨著凱迪網絡貓眼云情報信息系統(KCIS)及輕資訊平臺——云情報的推出,凱迪網絡開始朝數據整合服務平臺的目標快速邁進。對凱迪網絡數據的使用,可視為網絡反哺報紙的一個案例。事實上,在今年3月的全國兩會報道中,南都版面上的部分時政分析數據即來源于凱迪網絡。

                    南方輿情研究院專司輿情戰略信息的分析、研究和運用,對政府治理、社會治理、產業安全等重大領域的輿情進行評估與預判,關注焦點主要集中于廣東省內。南都作為區域性報紙,對南方輿情研究院的成果,可望做充分的利用。

                    其五,前述幾項改變主要集中于報紙版面與內容本身的變革,其實更為重要的是實現報紙與新媒體互補、融合發展。南都負責人在一次內部講話中透露,今年將在組織架構、生產流程上進行再造,搭建適合移動互聯網生產的團隊和平臺。這可能是移動互聯網時代,報紙最徹底的“改版”。筆者注意到,南都屬下的社區報《CBD TIMES》開通微信公眾賬號之后,通過線上線下的活動,受眾在短時間內急劇增長,影響力甚至超過社區報本身。積極推進報紙、微博、微信等新舊媒體的融合發展,增強服務性與互動性,把讀者變成用戶,固化南都品牌的吸引力,已是不可回避的發展趨勢。再如,可視化數據,在報紙、微博、微信、門戶等介質之間,如何做最精美的呈現?如何做最便捷的轉換?要高效地解決前述問題,確實有待全媒體流程的再造。

                    改版的最終成功意味著什么

                    報紙改版雖是為了應對數字化媒體的挑戰,但首要目的并非要同互聯網分庭抗禮,而是利用互聯網平臺,利用最新技術,如微信、微博與門戶,來提升自己的美譽度與影響力。筆者認為,在更大意義上,南都改版應對的主要還是報媒間的競爭。若要活得更好,行得更遠,南都需在品牌和原創內容上繼續保持強大優勢,因為良好的傳播力和公信力是安身立命之本。

                    就在行文結束之際,筆者在微信上看到這么一則資訊:《紐約時報》于今年4月2日在蘋果iTunes商店推出了全新應用NYT Now,目的在于向推特和臉譜發起新聞帝國的反擊戰。NYT Now有兩個亮點:一是在早間和晚間推送獨有的新聞簡報,為讀者提供當天熱點新聞的內容總結,這部分內容是網站上和《紐約時報》應用里所沒有的。二是除了推送《紐約時報》自己的內容,NYT Now還添加了一個名為“編輯推薦”的欄目,推送來自其他媒體的文章。不過,非《紐約時報》紙質訂戶,每年需為NYT Now付費96美元。對于其盈利前景,業內還在觀望中。

                    可見,無論中外,作為傳統媒體的報紙尚未找到一條清晰的轉型路徑,不斷實驗、不斷推出的新媒體項目還沒找到上規模的盈利模式。報人們還在孜孜不倦,為自己的前路多方探索,四處出擊。

                    “過去我們生產新聞,未來我們生產數據”,南都新聞報道獎今年的頒獎禮以簡潔明晰的口號,道出了傳統媒體在移動互聯網時代轉型的目標。可以想見,都市類報紙的本輪改版注定只是其生命歷程中的一個過渡形態。也許,報紙經歷艱難蛻變,蝶化為數字化媒體,并以此為依托,在經營上獲得足夠的利潤,才可稱作改版的最終成功。不過,那還叫不叫“報紙”呢?再一想,只要轉型成功,報人們還會在乎它的名稱嗎?

                    廣告:阿里云ecs云老用戶專場

                    相關內容

                    編輯:Admin 時間:2014/6/23 16:08:32 閱覽:349   返回    
                    數字化
                    報紙改版
                    掃描關注53BK報刊官網
                    掃描關注閱速公司微信
                    激情性爱视频全集黄色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尚爱网